中国文明网主站 | 联盟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道德模范
詹廷强:倒在脱贫攻坚“组组通”路上
时间:2017-08-31     来源:绥阳县文明办    

  “廷强,你倒是醒过来啊,怎么一句话也没有说就丢下我们了,我再也不怪你不回家了,我再也不吵你了。”年近50岁的米兆碧仍然无法相信,平日时常为了工作与自己争吵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他扎根交通战线,三十年以路桥为业、工地为家,换一次工地,就搬一次家,莽莽深山响彻铿锵跫音。

  他做过三次心脏手术,却视工程质量如命,一次次带病工作、一步步忍痛前行,小小身躯撑起坦荡天地。

  终有一天,他也能“随风穿行”在宽坦的水泥公路上,看云雾苍苍、品山高水长,静静聆听一曲幸福欢歌……

  8月20日,这个与往常一样的星期日。51岁的绥阳县交通局工程师詹廷强前往大路槽乡开展拟建脱贫公路“组组通”测量工作,返程时因心肌梗塞倒在了工作岗位上,这一次再也没能醒过来。

  夙夜在公 忠诚敬业

  “26年来,我嫁给了一个不回家的男人,”米兆碧称,尽管丈夫的“活动范围”仅在县内,但也是聚少离多,每月回家与自己一起吃饭的次数仅三四次,很多时候只在家里睡了个觉,第二天一早又去了工地,这个家纯粹就是他的“旅馆”。不光如此,就连儿子到重庆上大学报名这样的家庭大事,詹廷强也没能陪同,还是二兄弟詹廷康送读。

  谈起哥哥的离世,詹廷康数次哽咽:“他的离开是他自己造成的,也是他自己选择的。”2013年,詹廷强做过一次心脏搭桥手术,术后三天回到了工作岗位;2016年3月,他又做过一次心脏手术,不到一周便返回指挥部;今年5月,再次做心脏手术,医生叮嘱术后要休息半月,不料他休整两天后又出现在工地上。

  没有担任任何领导职务的詹廷强为何如此忙?因为他是工程师,全县交通系统为数不多的工程师,也是积累很多实战经验的工程师。随着脱贫攻坚战役全面打响,交通会战也如火如荼进行,詹廷强与10名同事被抽调到县里农村公路建设办公室,主要负责通村公路设计、预算审查、施工监管等工作,涵盖20多道“工序”。

  “十一五”、“十二五”10年间,绥阳县修通了400多公里通村公路,每一公里都有詹廷强与他战友们测绘的足迹。“十三五”期间,通村公路修建任务量持续倍增,计划修建里程1113公里。2016年已启动105个项目、605公里建设,加上续建的87个项目520公里的通村公路,共192个项目、1125公里。

  “这意味着农建办每位技术人员要负责10多个项目、100多公里的通村公路,”与詹廷强朝夕共事1年多的绥阳县交通局副局长梁后权告诉笔者,詹廷强负责茅垭镇17个项目、120公里通村公路建设,各个项目没有出现过一起安全、质量事故。

  詹廷强长期吃住在工地,修建绥阳蒲场崖龙湾到桐梓关口的运煤大道时,在途中的联盟煤矿周边群众家中驻扎了三年,长期饱一顿、饿一顿,每晚20点后进餐,落下了病根。修建茅垭至分水岭28公里旅游公路时,整个冬天没有休息过一天,常常刨开厚厚的积雪检查路基质量,脚痛症发作越来越频繁……

  “工地在哪儿,他的家就在哪儿,他的离去,让绥阳交通行业损失一员大将啊,”梁后权噙着泪,不停责备自己以前只顾忙工作,对詹廷强关心太少,如果对他注意身体的态度“强硬”一些,便不会让他坚持带病工作。

  中坪村支部书记韩攀被马蜂蛰伤、中坪村主任宋瑾因重感冒引发心脏疾病,茅垭水利站站长邓永波滑倒摔伤……修路途中,各类风险猝不及防,每听见这样的消息,妻子米兆碧会倍加担心詹廷强的安危。

  “我天天都在家里为他担惊受怕,有时想着想着就坐不住,就想去看他。”修建运煤大道三年间,一入冬季,寒风刮得人刀割一般疼痛,米兆碧常跑去联盟煤矿附近的施工现场看望詹廷强,为他洗衣做饭,后来到了茅垭镇,干脆长期住在工地,当起了“厨娘”,一来缓解家庭负担,二来照顾多病的丈夫。在茅垭的8个月,是夫妻二人一生中“朝夕相对”最久的日子,也是米兆碧最舒心的时光,每天的记忆都值得珍藏。

  勇挑重担 主动担责

  茅垭至宽阔水旅游公路是绥阳县第一条高海拔旅游公路,也是詹廷强曾经工作的“主阵地”,公路涉及和平、中坪两个村民组,修建时不得破坏沿线生态植被,并在10个月内全部完工,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绥阳县从多个单位、乡镇抽调“精兵强将”成立指挥部,2015年9月16日,该公路建设全面启动,11天要完成600多户群众征地拆迁任务,詹廷强作为项目技术总工程师,除做好技术督导外,还主动承担征拆任务,而且大多是“硬骨头”。

  公路修至张家大田区域时,由于原施工方设计出现技术失误,群众拒绝征地,詹廷强带着业主方、施工方、监理方至群众家中面谈两个白日,当场督促施工方优化设计方案,群众爽快答应征地请求。

  和平村委会主任孔凡俊称:“和平村当时有300多户的征地任务,那年指挥部人员7天国庆假期全耗在了征地上,多亏了詹工带着大家做工作,不然很多难动的拆迁户根本‘拿不下来’。”

  被抽调至项目指挥部的小关乡武装部长田茂勇,也是群工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将”,在协调中坪村河坝养猪场征地时却犯了难,詹廷强闻讯后立即赶赴现场,从长远生计着眼,与养殖场负责人详谈大半个下午,做通思想工作。

  “他每句话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却又坚持不退让的立场,这种‘谈判’功夫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田茂勇不禁竖起大拇指。

  “曾经在修一条通村路时,当地群众要求再修几条支路通到家门口,否则便阻工,詹廷强带着施工规划图纸耐心走访解释,一家一家做工作,最终让群众打消了阻工念头。”梁后权称,詹廷强的工作态度感染了群众,也感染了县里交通领域其他同事,过去10年间,绥阳县每年涉及交通领域的信访案件达20件以上。自去年以来,虽然通村公路修建项目大量增多,征拆、群工任务也日益繁重,但收到的信访案件却降到了零星数件,而且均未出县。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这个人太难得了,只要把任务交给他,你放百个心,过几天你看结果就行了”,时任这条公路指挥长的省地矿局挂职副县长陈波连声哀叹。

  严于律己 干净做事

  通组公路丈量需要穿越高山密林,林子里没有路,便徒手开路;当遇毒蛇、马蜂,便持棍驱走;为检查工程质量,曾险些随车翻下陡崖……时刻“打头阵”的詹廷强经历无数风雨后,早已满手老茧、伤痕累累。

  茅垭至宽阔水旅游公路地处宽阔水原始森林腹地,冬季常遇雨雪交加,而且,这一年冬季似乎比往年“更漫长”。

  县扶贫办主任文顺、和平村党总支书记陈安红及詹廷强准备前往施工现场开展收方计量作业,出行前骤下冻雨,路面坑洼泥泞、出行艰难。

  陈安红建议:“下这么大雨,要不咱们改天去吧?”

  “这点雨怕什么,穿上雨衣不就行了嘛!”还未等文顺发话,詹廷强已披着雨衣上了皮卡车。

  汽车摇摇晃晃行驶在工地上,泥浆裹满了车身,溅满了挡风玻璃,司机不时下车擦试,其余三人则沿途对已完成的工程量收方计量,作为向施工方支付工程款的依据。行至乱石堆砌路段时,汽车无法继续向前,却还有数公里收方计量任务未完成,此时已是下午16时,再过2个小时就是黑夜。

  “詹工,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雨还是这么大,再往前走就天黑了。”陈安红顾及詹廷强有心脏疾病,建议返回指挥部。

  “不能停哦,明天还有明天的任务!”詹廷强并未答应。

  文顺随后提出:“詹工,你就在车里休息,接下来几公里任务由我和陈安红完成。”

  “这点雨怕什么,我和你们一起!”

  三人回到指挥部时,已是夜晚22点,全身早已湿透,两肩冒着颤颤热气,詹廷强脱下雨衣往栏杆上一摊——“明天还要用!”

  第二天,雨衣仍然湿重冰冷,陈安红与詹廷强无暇顾及,披上后直奔宽阔水至分水岭路段检查施工情况。

  “监理,过来一下,你看下这里是怎么回事!你们作为监理方,不亲自到一线,不跟踪,以后出了问题谁来负责?”一路上,詹廷强遇见监理就打“招呼”,方式很“特别”。

  “詹工来此处还有别的事,就是协调水泥,”陈安红提及,那时该路段已进入硬化阶段,詹廷强打算将工棚内剩下的500多吨水泥协调至茅垭至边疆路段工地,对方也很爽快答应了。

  但整个行程却不轻松,期间有4公里山路不通车,加上詹廷强腿脚疼痛,二人冒雨来回走了4个多小时,“泥浆包裹到了腰间,而且全身湿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这些经历太难忘了。”陈安红收到詹廷强病逝的消息时,心里像针扎一般疼。

  “这个人还很‘干净’!”和平村村民杨光远家紧靠指挥部,他与詹廷强年纪相仿,常在一块儿吃饭聊天,没多久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他告诉笔者,为了让詹廷强放松监管“尺度”,曾有不少施工方想请客送礼、塞红包,但詹廷强始终坚守“原则阵地”,从未收过一分昧心财。詹廷强工作30年,一人的工资需要养活家中6口人,还在买药治病,家中日子清贫,现居住的房屋也只是20年前单位的集资房,屋内潮湿,墙体老旧。

  “这哪里像家啊,我想到他身体不好,就和他商量换房子。”米兆碧告诉笔者,因为拿不出钱,詹廷强一次次否定了买新房的念头,家里时时一股药味,而且20多年了,一家人从未一同外出游玩,更未出过省,最远处只去贵阳探望过亲戚。

  “幸好县交通局帮忙垫付了一些费用,为詹廷强买了个‘家’,”詹廷强病逝后,米兆碧曾为买墓地一事几度犹豫,而5万多元丧葬费也是东拼西凑方才兑付。

  心系群众 甘于奉献

  茅垭镇是詹廷强近几年“作战”的“根据地”,茅垭镇国土所所长韦涛与其并肩奋战多年。“詹廷强最大的特点就是工作讲原则、对群众负责,他绝不允许有人偷工减料,只要是他监督的工程就不会有问题。”韦涛说,詹廷强从不怕“得罪”施工方。

  中坪村田坝至联合7.6公里的通村公路是詹廷强在茅垭镇的另一个“战场”,在这里,他偶遇了阔别数十载的小学同学龚贵权。

  这条高海拨的通村公路坡陡弯急,却宽阔平坦,龚贵权作为施工方负责人正在现场指挥在建路段硬化工作。

  龚贵权清楚记得,有次在铺设路面时,水泥标号不达标,部分硬化路面厚度也不够,结果被詹廷强当着所有工人的面狠说了一通。

  “不整改,最后验收也过不了关,你休想拿到一分钱;不整改,祸及这里的子孙后代,你我都是千古罪人!”施工现场,詹廷强对这位满头银发的老同学从不留情面,常常放“狠话”。

  对詹廷强的“不近人情”,龚贵权未生怨恨,反而越发敬佩这位时时纠正自己“犯错”的老同学:“‘你不为难我,我就不会为难你,你的工作做得不好,我肯定就要为难你,’这也是他的原话,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按照他的要求,任何一处路面施工都保证厚度和质量。”

  “第一次詹工发现我们施工时石头没砌规范,他告诉我们修这条路很不容易,为了造福自己的子孙后代,一定要自始至终修好。”中坪村村民彭其贵听了詹廷强的话,不仅施工时更加细致,还不时监督施工方是否偷工减料。

  “詹工真是大好人啊!工作特别负责,处处为我们着想,他走了实在太可惜了,希望今后来的工程师都能像詹工一样,保质保量地为我家乡修好这条路。”中坪村村民杨仕勇希望。

  “他这个人办事干脆、不拖泥带水、有原则,处理问题态度坚决,有次他发现有条通村公路路肩线型有问题,若不及时制止纠正,建好后极易发生安全事故,于是当即让施工方推倒后重建。”梁后权第一次见到詹廷强,是11年前在坪乐乡的一条通村公路施工现场,当时詹廷强正与责令施工方安全施工。

  “爸爸对我讲得最多的就是,既然你从事了这个行业,就不能有私心,任何事情都要保质保量,不能‘偷工减料’,尤其是修公路要对得起当地的老百姓。”儿子詹彬告诉笔者,自己的童年几乎是在工地上与詹廷强一同度过,如今选择进入交通系统工作,大部分是因为有个以工地为家的爸爸。(石芝谋 姚浩)

  1. 上一篇:
  2. 下一篇:党勇:扎根基层服务群众 见义勇为血铸忠诚
责任编辑:张一青
相关报道

网站群

地方文明网站 贵州省文明网站友情链接
 
遵义文明网中文域名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 | 联盟网站 | 文明邮箱 | 旧版回顾
联系地址:贵州省遵义市南京路28号市委大楼 咨询电话:0852-8632250,8620612 邮编:563000
Copyright©遵义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文明网]